九州天下娱乐城

日本演员阿部宽在“大唐”:爱吃水饺和螃蟹


  日本演员在“大唐”,爱吃水饺和螃蟹

  陈凯歌六年磨一剑的奇幻悬疑巨制《妖猫传》,改编自日本奇幻文学大师梦枕貘的代表作《沙门空海》。在电影中,陈凯歌选取了中国唐朝诗人白居易与日本高僧空海的双人视角,带领观众一起探寻“杨贵妃之死”的真相,呈现出一幅由诗人、僧人、妖猫、贵妃、皇帝等交织而成的大唐盛景图。片中为了再现原著的精髓,主要日本角色,都是选的真的日本演员出演,新京报独家专访了其中饰演空海的染谷将太和饰演阿倍仲麻吕的阿部宽,谈到了第一次来中国拍戏的点滴以及对陈凯歌导演的印象。

染谷将太饰演的空海是故事的主要线索人物。

  染谷将太(饰空海)

  每个微笑都有自己的意义

  刚接到《妖猫传》中的空海这个角色时,染谷将太的妻子正值孕期,电影的拍摄周期长达5个月,并且还要远赴中国。但染谷将太丝毫没有犹豫,“我也不知道,应该要犹豫什么,很想尝试一下就接了。”于是,他简单打包了下行李,只身一人便来到了中国,就在记者惊讶于连个助理都没带时,心博天下,染谷将太语气轻松道:“平时在日本我也是一个人开车去现场,觉得这样会让我更轻松也更能集中。”

  为了能够更好地进入到空海的角色中,染谷将太提前两周就把头发剃光。因为时间比较紧张,染谷将太是提前一个月开始学习中文的,当时在日本就有几位教中文的老师,到剧组之后也有翻译在帮忙,在片场没戏拍的时候,染谷将太几乎都在学习中文。片中的空海是一个比较冷静的人,与现实生活中的染谷将太有些相像,“空海是一个遇见事情会往后退一步,很客观冷静地去看待这件事情,我觉得这一点我本人也具有。”

  除了客观冷静,染谷将太还赋予了空海这个角色一些可爱的性格,特别是脸上不时流露出的各种微笑的表情,让这个人物更加生动,“空海的每个笑都有自己的意义,比如为什么笑?当时笑的时候是什么感情?都是因为考虑到这些,才会做出这些表情”。

阿部宽的表演让陈凯歌赞不绝口。

  阿部宽(饰阿倍仲麻吕)

  走进“唐城”吓了一跳

  在接演《妖猫传》之前,阿部宽就读过原著小说《沙门空海》,“这是一部很棒的作品,一共分成了四个部分,当时看完之后就觉得没有办法拍成电影,没想到凯歌导演有这么大的力量把它搬上了大银幕。”在电影中,阿部宽饰演日本遣唐使阿倍仲麻吕,迷恋杨贵妃,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他做了大量案头工作,看了很多关于阿倍仲麻吕的资料和书,对唐朝的历史文化有了很深了解。在第一次见到陈凯歌导演的时候,两人就角色进行了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详细交流。

  当阿部宽第一次走进陈凯歌花费了6年时间搭建的“唐城”时,真的被震撼到了,“开始进去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不开车应该走不完这么大的场景。所有的场景和真的一样,感觉像是真的进入到了繁华盛世的唐朝。”阿部宽的戏主演集中在花萼相辉楼这个场景中,也是影片中唐玄宗举办“极乐之宴”的地方,场面特别华丽,“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简直就像在做梦”,阿部宽坦言自己当时变成了阿倍仲麻吕,去体验在“极乐之宴”下的那种心情。对于阿部宽的表演,就连苛责的陈凯歌都不吝赞美之词,“这个角色很难演,没什么对白,有时候只需要一些表情,但阿部宽演得很好”。

  ■ 主创谈

  红酒点燃友情

  《新京报》:黄轩和染谷将太在片中对手戏比较多,平时在片场怎么熟络感情的?

  黄轩:我比较慢热,他比我更慢热,他一开始就在一种“禅定”的状态,每天到现场一言不发,眼睛都不带动的,他在“空海”的一种状态,我们两个人经常坐一中午,后来慢慢熟了,就找他聊聊天,逗逗他,我们也喝过几次酒,最后我们的友情就由一瓶瓶红酒点燃了。

  染谷将太:因为空海和白居易在片中是搭档,就是自然而然地就熟悉起来了,我非常享受拍摄的过程,我也非常尊敬他。

  新京报:剧组的中餐吃得还习惯吗?

  染谷将太:我非常喜欢中国料理,在日本也经常吃,在片场有想吃的会去拜托他们,他们会帮我做。最喜欢面和水饺。

  阿部宽:剧组经常换着花样给我们做饭,我非常喜欢吃肉,都胖了。

  新京报:还想和中国的哪位导演、演员合作?

  染谷将太:想和梁朝伟先生一起合作。本身就很喜欢他,之前看过他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过我,那篇报道在日本也有播出来,我很开心。

  阿部宽:保密。

  新京报:最喜欢陈凯歌导演的哪部作品?

  染谷将太:《霸王别姬》。

  阿部宽:《霸王别姬》、《荆轲刺秦王》、《黄土地》这三部我比较喜欢。

  新京报:你刚来剧组的时候,张榕容好像给你送了螃蟹?

  阿部宽:我到中国后,张榕容给了我和我的经纪人以及高小兰(日方制作人)拿了上海蟹,当时我们三人回到房间后,用了两个小时品尝她给我们的上海蟹,我已经很久没有吃到了,觉得很好吃,她很关心我们,所以这一次到中国感到很温暖,很高兴。

  新京报:陈凯歌导演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追求细节,有没有让你们崩溃的地方?

  黄轩:凯歌导演对表演要求真的很高,我记得有一个镜头,我从镜头划过一秒半,说两字:“闭嘴”,拍了三十多遍,拍得我都快崩溃了,导演说先吃饭,去车里静坐一个小时,什么也别想。

  染谷将太:让我崩溃的地方倒是没有,但导演确实会反复多拍几条,我记得有一场空海和白居易在藏书楼的那场戏拍了很多条。比如说梯子的移动,镜头的运动包括其他的细节。

  阿部宽:没有。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实习生 夏秋子


发布时间:2018-01-03  点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7-2018 九州天下现金网 版权所有